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侠女吕四娘
侠女吕四娘
雍正五年秋
  江西主考官吕毅中在秋试的时侯,向考生出了个放题:「维民所止」。
  这个考题被人告到朝廷,说是「维」和「止」就是「雍正」去了头。
  雍正皇帝大怒,降旨刑部,将吕毅中押径示城淩迟处死,并令将其家族立即满门抄斩。于是,吕氏一族三百多人全都人头落地。
  但是,刀斧手们遗漏了一个小姑娘,她就是吕毅中的小女儿吕四娘。
  吕四娘当时正在邻居玩要,侥幸逃过大难。
  爲了报仇雪恨,她只身来到大雪山,拜老剑侠白雪鹰爲师,苦练武功。
  八年之后,吕四娘长到十九岁了,亭亭玉立,美貌动人……
  她报仇心切,向师傅白雪鹰请求下山。
  白雪鹰摸摸她的头,歎了口气:
  「孩子,也许你还不了解雍正这个人。当他还是四王子的时候,就冒充汉人,投身少林寺,拜在至善禅师门下,苦学一十二年,后来打败十八铜人,正式出寺。他的一身铁布衫和金锺罩功夫,已臻化境。在他当上皇帝之后,并没有荒废练功,反而聘请了各派高手入宫,一方面充当他的保镖,另一方面,他趁机向他们学习,所以这些年来,他的武功又精进不少。你是半路出家,八年时间实在太短了,而且又是女孩子。你的武功比起雍正,实在相差太远……」
  尽管师父的分析很有道理,但是吕四娘已经实在忍耐不住了:「师父,我不是和他比武,而是暗中行刺,有道是『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』,他武功再高,总有疏忽之时,我总有机会的……」
  白云鹰见她如此坚决,也就不再阻拦了。
  他取出一把匕首交给吕四娘:「雍正练有铁布衫金锺罩,普通兵刃都刺不入他的皮肤。这把匕首削铁如泥,可以破他的功夫……」
  吕四娘接过匕首,向师父跪拜叩首。
  白云鹰又取出一个锦囊,塞给吕四娘:「四娘,如果你试过各种报仇方法,都未能成功,那时候你就打开这个锦囊吧!」
  吕四娘下山了,她日夜兼程,赶到北京城,花了几天时间,在紫禁城四周侦察。
  她不禁灰心了,紫禁城巨大无比,单单走路,几天都走不完,谁知道雍正住在哪里呢?
  吕四娘毕竟是个聪明的姑娘,她没有鲁莽行事,而是跑到北京最有名的「雀仔街」流连,因爲她知道,宫中的太监们最喜欢玩鸟雀,他们经常到这条街来。
  吕四娘盯上一个老太监……
  「别出声!」
  老太监还没明白过来,一把匕首已经紧紧插入他的衣服中,插破了他的皮肤。他痛得想叫,但一看到吕四娘那凶恶的目光,他吓得屁滚尿流。
  「走!」
  吕四娘把老太监押到一座破落的土地庙中,逼他查出宫中地口。老太监爲了活命,哪敢反抗,当下把雍正日常活动的几个宫殿都昼了出来。
  吕四娘得了情报,也不爲难老太监,自己走了。因爲老太监泄露了宫中机密,自己决不敢讲出去的。
  夜晚,吕四娘施展轻功,潜入紫禁城,躲在雍和宫外的一棵大树上,根据老太监的介绍,雍正夜晚都要回这里睡觉。
  果然,一个时辰之后,两个灯笼由远而近,仔细一看,一个身穿龙袍的人走来,不用说,他肯定是雍正了。
  「天助我也,雍正只带了两个卫士。」
  眼看雍正已移走到大树下,吕四娘飞身而下,迅雷不及掩耳,没等雍正反应过来,她的匕首巳剌入他的胸瞠内!
  「成功了!」
  这一刀刺入的部份正是心髒,这把匕首正是专破金锺罩的!
  但是……雍正反手一掌,打得吕四娘滚翻在地。那把匕首掉在地上,刀尖已经折断!
  「他衣服下一定穿了金丝软甲!」吕四娘马上反应过来,金丝软甲是天下闻名的防身至宝,目前还没有兵器可以破它……
  「擒下她!」雍正一挥手,两值卫士向吕四娘夹攻。
  一交手,吕四娘就暗暗叫苦,任何一个卫士的武功都比她高出一皮,两个夹攻,不出廿回合,她肯定要倒下!
  「想不到壮志未酬身先死……」
  吕四娘以爲必死之际,突然间,黑暗中杀出一批蒙面刺客,一场混战,把吕四娘救走了。
  原来,这批蒙面刺客都是反清複明的侠客,他们今晚本是来行刺的,想不到误打误撞,救了吕四娘一命。
  吕四娘知道,单靠自己一人之力,根本无法杀死雍正,必须联合其他侠客,于是她和十八位侠客结成联盟,一方面苦练武功,另一方面密谋行刺巧计。
  一年的时间过去了,吕四娘和十八侠客先后行刺雍正卅六次,但是一次也没成功,而十八位侠客却在曆次行动中惨遭大内高手的屠杀,全都死了……
  这个惨痛的教训,使得吕四娘清醒了。
  「这十八位侠客都是当代顶尖高手,他们联合行动,都无法碰到雍正一根汗毛,证明行剌的手法行不通,要另外想方法了。」
  这时候,她想起了师父白云鹰临行时交给她的锦囊,便取出来,打开一看:
  「到飞霞洞,拜妙尼师太爲师。」
  吕四娘不知道这位妙尼师太有些什麽高明的功夫可以助她报仇,但既然是师父的锦囊,自然不会骗她。于是星夜兼程,赶到飞霞洞,找到了妙尼师太。
  妙尼师太注视四娘,很久,很久,然后开口:「爲了报仇,你可以牺牲一切吗?」
  「可以!爲了报仇,我愿意听从师父命令。」
  「好!」妙尼师太满面冰霜:「我现在命令你……脱光你的衣服!」
  「什麽?」吕四娘顿时满面绯红。
  「不準你问!」妙尼师太厉声:「如果你不能服从命令,现在就离开飞霞洞!」
  离开飞霞洞,报仇大计就落空了。
  反正妙尼师太是个女的,吕四娘红着脸,一咬牙,把自己随身衣服脱光了,赤条条站在师太面前。
  「嗯,」师太欣赏地点点头:「你的身体很迷人,足以迷倒雍正。」
  「什麽?」吕四娘叫了起来:「你要我去献身给雍正?这算什麽报仇?」
  「你知道雍正练有金锺罩铁布衫,加上金丝软甲,几乎刀枪不入。只有当他赤条条躺在床上,才有机会。你是女人,想得到这种机会,只有献身一途。」
  吕四娘咬着嘴唇,想了好久,不得不承认,这的确是唯一的方法。
  「但是,」吕四娘提出疑问:「当我和他上床,我也是赤条条的,什麽兵刃都不能带。他又有金锺罩,用拳头打不死他的……」
  「嘿……」妙尼师太笑了起来:「所有的金锺罩可以练遍全身,但是,有一个地方,是任何人都练不到的,就是男人那根棍子……」
  吕四娘听到妙尼这般大胆谈论,羞得满面涨红:「不过,雍正如果有这个弱点,他和女人在一起的时候,一定不肯让女人的手去握住那根……」
  「不错,但是,他肯定要插入女人的洞中……」
  说着,妙尼师太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,她年已五十多岁了,但一身白肉却仿如三十岁。
  她伸手折断洞内一棵树枝,那粗细恰如男人的宝贝。妙尼将那根树枝插入自己的洞中,只见她暗一收缩肌肉,树枝被夹得粉碎……
  「肉做的东西,肯定没有这树枝坚固,如你能练成这门阴柔功,要制雍正于死地,可以说易如反掌。」
  吕四娘这才恍然大悟。
  妙尼师太这门功夫虽然极其下流,而且要付出极大牺牲,但是的的确确是个报仇的妙法。
  于是,她立即跪了下来:「求师父教我阴柔功。」
  妙尼师太却缓缓摇摇头:「使用阴柔功的唯一战场是在床上,但是,你有把握使得雍正和你上床吗?你长得漂亮,但是雍正后宫有三千美人,至少有三百人比你更漂亮。
  所以,如果你要成功,只有使自己更淫蕩、更有诱惑力。「
  吕四娘整个脸红得像抹上胭脂。
  妙尼师太指着她的脸:「你最大缺点就是脸皮薄,因此,在第一阶段,你要学的不是阴柔功,而是学习抛弃羞耻心,学习淫蕩风骚,学习迷惑男人的一切技巧,学习床上功夫,你愿意吗?」
  吕四娘羞得无地自容,但是报仇的意念紧紧缠绕她的心头,她只好轻经说了声:
  「愿意。」
  妙尼师太于是拍拍手掌,只见飞霞洞走出了一个侏儒,满面胡子,尖嘴猴肥,三分似人,七分似鬼。
  「在今后三个月,这侏儒就是你的丈夫,你要跟她行房,不停地行房……」
  吕四娘全身都在发抖……
  侏儒大步走到她面前,两手抱着她的屁股,他的头正好贴在吕四娘的小腹,他的嘴唇正好贴着她的洞口,他的又湿又热的嘴唇像蛇一般活动起来了……
  吕四娘没想到侏儒竟然在师父面前就来这一套,羞得恨不得地上有个洞好钻进去。
  但是:自己的洞却发生变化了:源源不断的水流了出来,湿了大腿……
  一股难言的滋味从洞口传入体内,在全身乱蹿,使她一颗心「砰砰」乱跳……
  侏儒的双手在她肥大细腻的屁股轻轻爬搔着,在她修长的大腿摸索着……
  大腿发软了,无力地弯曲了……吕四娘感到头晕,感到虚脱,感到灵魂正脱离她的躯骰……
  她躺了下来,躺在洞中的草地上,高高堆起胸部两口富有弹性的肉……
  侏儒把他的脸移了上来,浓密的胡子在幼嫩的乳峰上来回磨擦着,産生了强大的电流,使得她全身酥麻……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一直咬着牙的吕四娘终于抵抗不住体内的刺激,发出了情不自禁的呻吟……
  侏儒终于像个丈夫似的,粗暴地占有了她……
  吕四娘感到一阵疼痛,但这疼痛又不像受伤那种疼痛,这是一种舒服的痛,一种刺激的痛,一种令女人心动的疼痛……
  想不到侏儒的武器,竟是出奇的粗大,一进一出,都把洞口的肉带翻……
  那种滋味,真是吕四娘打娘胎出来未尝体验过的!仿佛全身感觉都集中在那洞中,随着朱儒的每一下沖击,她的灵魂便飞上天堂……
  「舒服……舒服……」
  吕四娘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口,她知道这样叫出来是很下流的,但是,她的神经已经不受控制了,她需要叫!她需要下流地叫……
  她的叫声似乎刺激了侏儒的英雄感!他动得更急,更密集,更用力……
  吕四娘把两条大腿直翘到半空,毫不羞耻地分开。
  「插!用力插!插死我吧……」她现在像个妓女似地淫叫,脑子里一片空白,什麽雍正、什麽报仇,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,她只需要享受!
  「亲丈夫!你……把我……插死了……插成仙了……好哥哥……心肝哥哥……」
  吕四娘的口中源源不断的呼叫着,好像不用人教,她已经比妓女更能呼叫了……
  侏儒狂抽了三百多下,吕匹娘双眼发白,只剩下丝丝一口气……侏儒再也忍不住了,他喷射了!
  「啊……好哥哥……好爸爸……你射得我……丢了……小婊子……丢了……」吕四娘狂叫着晕了过去了……
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(下)
  「皇上驾到……」老太监扯着喉咙大喊,声音洪亮,远远传了出去,在东岳庙的长廊回响……
  整个庞大的东岳庙,现在一个香客游人也没有,到处都是御林军武士把守,虎视眈眈,剑拔弩张,杀气腾腾,气氛一片紧张……
  雍正倒背着双手,气定神閑地步入大门,他目光炯炯,闪烁着警惕的光芒,两道浓眉倒竖着,眉头打了个结,颢示他在自信之中,夹杂着不安。
  御林军都统克森被人暗杀在天桥妓馆,使雍正深深震撼!
  雍正和克森切磋过武艺,知道克森一身功夫在当今武林,已经可以列入前三名,但是他却被人杀死了!到底是谁有这麽大的本事?
  尽管如此,雍正仍然按照原定的行程,在今天来到东岳庙参拜,这是曆代先皇的规矩,他不想破坏。
  另一方面,他也充满自信,东岳庙已经过御林军的搜查,所有的香客游人都已赶走了,庙中的道士们也经过严格核实,保证没有外来的人。
  雍正穿着便服,贴身穿着刀枪不入的金丝甲,而最可靠的保镖便是他的一身武功。
  从少林寺练出来的功夫,使他曆尽风险而安然无恙。
  上香、参拜之后,雍正照例到东岳庙的后花园去游览。
  当然,这里早已有大批御林武士四面戒备。
  他带着两个贴身太监,轻松地游览。
  「救命啊……」
  突然间,传来了女人的喊声。
  雍正不由吃了一惊,东岳庙是个道观,全是男道士,现在居然有女人的声音,证明御林军事前的清场工作仍有漏洞……
  雍正转身向御林军副都统恶狠狠地瞪了一眼,副都统魂飞魄散,急忙率领手下,顺着女声的来处,赶去搜索,他们在花园内的水井中捞起了一个少女。
  这少女当然就是吕四娘,她根据克森的口供,知道了雍正每年今天都要来参拜东岳庙,便事先躲在水井中,避过御林军的搜查。
  「民女叩见皇上……」
  吕四娘被押到雍正面前,她装着恐惧的样子,跪在草地上。
  雍正低头一看,不由愕住了。
  吕四娘全身都被井水浸湿了,又轻又薄的衣服湿漉漉地贴在她的身体上,好像透明的一样。
  女性的肉体,在这片薄薄轻纱的笼罩下,更加迷人,更加曲线毕露,更加充满了诱惑……
  「你擡起头来。」
  雍正轻轻说了一句,吕四娘于是擡起了头,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白嫩的脖子上,俊俏的面庞上,两颗闪烁着青春魅力的黑眼睛望着雍正。
  这眼神深深吸住了雍正。
  这时候的吕四娘已经掌握了迷惑男性的秘诀,嘴角传出之微笑,眼中传出的妖媚,都一直沁入雍正的肺腑之中,使他一阵心跳。
  「你去梳洗一番,换件干衣服。」雍正吩咐吕四娘,她叩头谢恩,在太监的带领下离开了。
  肥大的屁股一扭一扭,看得雍正眼睛几乎定下来,身上不由一阵燥热……
  在一旁的副都统暗暗松了一口气,看起来,皇上已被这个美貌少女吸引了,这样,自己失职的事可能会大事化小,甚至,很可能因爲帮皇上找到了一个美女,说不定他会由副都统升到正的。
  东岳庙的一间净室,雍正迫不及待走来。
  他独自一人,摒退了太监。
  他悄悄把门推开一条细缝……
  房中,吕四娘坐在一个大木盆中,浸在温水中。
  她故意洗得很慢……
  吕四娘武功也不错,因此,当木门似悄悄推开一缝之时,她马上感觉到了。
  在这个时刻,敢来这里偷看她洗澡的,当然只有雍正一个人,吕四娘洗澡的动作加大了,两条雪白的手臂像舞蹈似地拨水,每个姿势都是那麽优美动人,两颗饱满白嫩的乳峰,在木盆边缘一上一下,忽隐忽现,半遮半掩……
  雍正后宫有三千佳丽,再美的裸女也见过,但是,他却发觉这个半遮半掩的少女更具诱惑,使他体内産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沖动……
  他用力推开了门!
  「啊!」吕四娘佯作惊慌,把身体缩入水中,雍正玩过很多女人,看见吕四娘一副害羞的样子,反而感到新鲜好奇,感到兴奋……
  「怎麽?见了皇上,你胆敢不跪拜?」雍正有些调皮地望着吕四娘。
  吕四娘扮出一副羞人答答的样子,无可奈何地站了起来,跨出木盆,赤条条地跪在地上。
  「民女叩见皇上……」
  「哈……」
  雍正望着跪在面前的吕四娘,水珠在她光滑的背脊滚动,体内一股强烈的热浪沸腾起来,他忍不住伸手去抚摸她的背脊……
  吕四娘故意倾抖了一下,羞得闭上了眼,颊上泛起了红晕……
  雍正被这种媚态迷住了,忍不住用双手捧着她的面蛋,低下颈去吻她……
  他的五指抚摸着她细嫩之脸,然后逐渐移动了位置,向下滑……滑……到了一撮软毛……
  「啊!」吕四娘好像如梦初醒,赶快伸手去阻挡,可是似乎太晚了,雍正的手扯着她的阴毛不放……
  暗地里,她发挥了妙尼师太传授的绝技,使自己全身像火一般热,心跳立刻加速,同时,她的小洞口流出了粘腻的淫水,完全像一个春情勃发的少女……
  吕四娘羞得将头伏在雍正肩上,再也不肯擡起来。
  吕四娘这一套果然满足了好大贪功之雍正,他再也不温存了,紧紧接着四娘,屁股猛地一沈,那粗大的东西进入了一半……
  四娘这时已是久经沙场的老手,再粗再大也可以容纳,但是她仍然装出死去活来的样子,头上冷汗直冒,眼泪「簌簌」流下,嘴里「雪雪」呼痛……
  她这样子完全像个处女,雍正的满足戚更加强了三份,他毫不怜香惜玉,马上像拉风箱似地,又推又拉,又扯又送,下下到肉……
  「痛……」吕四娘雪白玉齿咬着樱唇,娇声呻吟着:「啊……皇上……轻……点……哦……不许你用力……喔……要……哼……哼……慢……的……」
  她的呻吟像把大扇,更加煽起雍正的欲火,他使出全力,疯狂地动了起来……
  吕四娘体内其实什麽感觉也没有,雍正这样的性爱技巧实在是小儿科,不过,她现在的目的就是满足雍正,所以,她的叫喊也适时地由呼痛变爲淫叫……
  「哦……皇上……我难过死了……皇上……」
  「不要……叫……皇上……叫……好听的……叫……」
  「啊……心肝哥……」吕四娘宅全像一个淫蕩的娼妓,身体不停地扭动着:「啊……亲心肝……顶得……小妹妹……真舒服……哦……玩得妹妹……美死了……亲亲……哎唷……哼……顶到……妹妹花心……没命了……」
  「哥哥……也舒服……」雍正也忍不住狂叫起来:「要不要快?小婊子!」
  他这时已不像个皇帝,而像一个下流的嫖客。
  「哥哥……要……要……再重……一点……哥……哥……插死……妹……吧……哎哟……」
  「小婊子……你的洞……好紧……夹伊……哥……好……啊!……夹紧一些……」
  「好……哥……哥……这一下……可要……妹妹……的命快……停……亲哥哥……我忍……忍不……住……」
  吕四娘一副无法控制的样子,粉面两边摆动,头发淩乱,银牙紧咬,两条玉臂缠着雍正之腰,一副饑渴的样子,真是神仙见了也动心……
  雍正见她这副妖冶狂浪的淫态,心中洋洋得意,作爲男人的征服感已到达极点。
  他吸了一口气,又展开了新一轮的沖刺……
  吕四娘面对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,心中恨不得一雍正首次征服女人,一下子就使出「阴柔功」,把他的阳具夹得粉碎。
  但是,她不敢冒险,她知道雍正一身武功已臻化境,如果时机不成熟,阴柔功也未必能制服他。
  机会只有一次,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。
  成功的秘诀,就是要把雍正推到性欲的最高潮,在他最疯狂的时侯下手。
  于是,吕匹娘强忍着心头万丈仇恨,扮出一副淫蕩不拘的样子,把两个肥大的乳房在雍正身上揉搓,房里的淫叫更加响了……
  「心肝哥哥……顶到了……我的……亲亲……冤家……饶了妹妹吧……喔……不能再插了……啊……我的……亲丈夫……哎……受不了……乖……心肝……肉……妹妹丢了……」
  她运用技巧,收缩肉洞中的肌肉制造高潮的效果,然后歎了一口气,像走了气的皮球,周身软瘫,趴在雍正身上……
  雍正心中更加欢喜,虽然贵爲皇帝,他在性能力方面并不太强,往往败在宾妃的床功之下,只有今天,他才第一次征服了女人!
  他是个残忍的人,在性方面也是如此。他决定发动二次进攻……
  进进出出……伸伸缩缩……上挺下套……轻轻研磨……尽根插入……
  吕四娘感觉到雍正比刚才更加狂热了,但是,她还是不敢冒险下手,必须再催谷一下,使他攀上性爱的最高峰,在他最脆弱的时候……
  她脸上泛起千层桃花,两条赤裸的下腿像蛇一样缠绕在他的腰上……
  「啊……我的心肝……用劲……我这……淫……浪……的小洞……太需要你了……不要……顾惜……我……尽情地玩吧……嗯……快乐啊!……好宝贝……粗……插得痛快……又长……又硬……捣到花心了……我死了……我的天啊!……」
  她的浪叫又响又尖,传遍了整个东岳庙!
  雍正被这淫叫激得像个疯人一样,用尽了气力,一下一下的狠插,像雨点般顶在花心之上……
  武功高强的雍正,也在这场盘肠大战中,累得大气直喘:「好婊子……你……好……骚……哇……」
  「我骚……小婊子……是骚货……我要……哥哥……大力……插……插死……我吧……喔……我的丈夫……亲汉子……淫妇又要……丢……丢了……」
  吕四娘淫声百出,她用力的套动,小洞吞吐抽送不停。
  雍正瞪大两个眼睛……
  「好妹妹……我的姐姐……不……我也要!射……快……小骚货……快夹……」雍正也不顾一切地狂喊着。
  吕四娘感觉到,小洞内的东西顿时膨胀了好几倍,发硬,发烫……
  「时候到了……」
  雍正到了发射之边缘,这是他最松懈、最脆弱的时侯。
  吕四娘使出了阴柔功,洞中的肌肉立刻收缩,紧紧包围着雍正的肉棍……
  「骚货……哥哥不行了……射了!」
  雍正被收缩的肌肉磨擦得欲仙欲死,他忍不住了,把腰一挺,发射!
  就在此时,吕四娘咬累牙关,用力一挺,洞内的肌肉像锹铁一样,坚硬无比,紧紧收缩,压榨……
  「啊!」雍正惨叫一声!
  「噗」一声,他的肉棍粉碎!
  雍正整个人昏死过去了……
  吕四娘穿好衣服,取出匕首,割下雍正的头,逃出了东岳庙。
  她终于报了大仇,但是,雍正射出的精液仍留在她的洞中,使她怀孕了……
                【完】